• <span id="egw4b"></span>
    <th id="egw4b"></th>
  • <dd id="egw4b"></dd>
  • <dd id="egw4b"></dd>

          1. <th id="egw4b"></th>
          2. <th id="egw4b"></th>
            <th id="egw4b"></th>
          3. 以時間換空間 不斷提升供給體系已激發國內市場潛力
            2021-10-18 16:50:19     來源:中國經濟時報

            2021年國慶假期落下帷幕,經文化和旅游部數據中心測算,10月1日至7日,全國國內旅游出游5.15億人次,按可比口徑同比減少1.5%,按可比口徑恢復至疫前同期的70.1%。實現國內旅游收入3890.61億元,同比減少4.7%,恢復至疫前同期的59.9%。

            此次疫情之后,假日經濟快速恢復的背后依托的正是超大規模國內市場優勢及巨大的需求潛力。未來如何完善制度設計,提升假日經濟供給能力和水平,持續為我國經濟復蘇增添動力?

            不斷提升供給體系對需求的適配性

            中國宏觀經濟研究院綜合形勢室主任、研究員郭麗巖在接受中國經濟時報記者采訪時表示,今年經受住疫情多點散發和極端天氣沖擊,假日經濟取得如此成績實屬不易,展望未來,假日經濟必將在“使建設超大規模的國內市場成為一個可持續的歷史過程”中,發揮更大作用。為此,要優化節假日的制度設計和機制保障,不斷提升供給體系對需求的適配性,進一步激發國內市場潛力。

            一是要與我國邁向高收入國家的發展特征適應,逐步增加公共假日尤其是長假供給,適當給予地區安排自主權,更好滿足多樣化多層次民生需求。二是全面落實帶薪休假,引導錯峰休年假。督促機關企事業單位充分尊重勞動者休假權,增強勞動者維權意識,改變“不會休不能休不敢休”的情況,允許員工化整為零休年假,以便自主安排錯峰出游,提高休假滿意度。三是加強全國假日經濟各類大數據監測與動態發布,更好引導優質假日供給與消費行為,提前預估假日集中消費地的人流峰值和供給瓶頸,做到精準施策和穩妥應對。四是強化新型消費對假日經濟的支撐力,打造數字化智能化假日經濟樣板,促進實體與“云端”雙向賦能,更好滿足個性化需求,營造更為便捷、更加安全、更有獲得感的新時代假日經濟新體驗。

            以點帶面、以時間換空間

            中央黨校(國家行政學院)研究員胡敏在接受中國經濟時報記者采訪時表示,后疫情時代的假日經濟既體現出經濟快速恢復后市場新的消費特點,也彰顯了我國超大規模國內市場優勢蘊藏的巨大經濟韌性和發展活力。

            “我國居民消費已經從過去排浪式、隨從性消費已經轉向現在的個性化、品質化、定制化、選擇性消費了,居民消費事實上完成了從量轉向質的變遷,這是消費的大變革、大趨勢。”胡敏說。

            胡敏認為,遵從這樣的消費演化規律,對假日經濟的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就有了明確的方向和目標,就是既要提升假日經濟供給能力和供給水平,彌補相應的缺失和短板,深度開掘假日市場多層次、多環節、多領域的消費潛能,更要從優化文旅資源配置和制度設計上統籌考量假日經濟的政策安排。需要將假日經濟放在激發超大規模國內市場潛力的寬領域、長周期上統籌設計,能夠以點帶面、以時間換空間。

            “過往以來我們提倡分時段休假、度假制度,就是這樣一種制度設計,隨著從業者休閑時間日益增多和交通資源日益便捷和豐富,我們完全可以利用大數據等信息技術手段進行假日經濟的資源配置優化設計,既能有的放矢地進行消費流量引導,又能將居民的消費意愿和消費潛能進行有機匹配、精準施策從而最大限度地挖掘消費,為經濟增長持續增添動力。”胡敏說。

            就業制度要和假日制度協調發展

            中國社會科學院財經戰略研究院研究員魏翔在接受中國經濟時報記者采訪時,從假日總量、假日結構以及假日的配套政策三個方面談了他的觀點。

            “假日的總量問題不是表現在公共假日的總量偏少上,而是我們的一些帶薪休假和福利假期,比如說產假、陪產假,還有病假、病事假這些帶薪的假期,跟人均GDP相對應的國家相比是偏低的,在這些方面還有調高的余地。”魏翔說。

            魏翔表示,經參照世界銀行的一些測算方法、多次對我國的假日結構進行測算后,得到了一個結論是:不支持通過黃金周式的集中的休假來安排我國的假日。目前中國的人均GDP及發展階段還是支持做分散式的休假,這樣有助于提高整個經濟的勞動生產率,能夠減少摩擦成本和交易成本。

            “實際上假日制度的設計僅僅是一個部分,更大的部分在于就業制度要和假日制度協調發展。隨著我國科技的發展、人工智能的發展以及信息技術的不斷深化,非固定工作日、彈性工作、靈活就業等將變成非常重要的就業形式。社會的發展需要個體或者勞動者擁有更多的時間自主權,那么在假日制度進行改善的同時,就要大力推廣彈性工作制。”魏翔說。(記者 趙姍)

            最新文章
            以時間換空間 不斷提升供給體系已激發國內市場潛力

            2021年國慶假期落下帷幕,經文化和旅游部數據中心測算,10月1日至7日,全國國內旅游出游5 15億人次,按可比口徑同比減少1 5%,按可比口徑恢...[詳情]

            9月份至今豬肉市場有沒有一些新的變化?

            豬肉是老百姓菜籃子里的主要產品,也是影響CPI的重要因素。豬肉價格從春節以后呈現了連續大幅下降,那么9月份至今豬肉市場有沒有一些新的變...[詳情]

            紛紛走上創新轉型路 老字號品牌正在圈粉年輕人

            隨著北京環球度假區火爆開園,位于地鐵環球度假區站東西兩側的一站式京式伴手禮集合店北京有禮也受到游客們的追捧,尤其知嘛健康和北平制冰...[詳情]

            “五一”假期陜西對外開放文博單位接待觀眾596萬人次

              中新網西安5月5日電 (記者 阿琳娜)記者5日從陜西省文物局獲悉,“五一”假期陜西文博單位活動多人氣旺,全省對外開放文博單位共接待...[詳情]

            “五一”假期超17萬人次在揚州世園會逛全球花市

              中新網揚州5月5日電 (記者 崔佳明)5日,記者從2021年揚州世界園藝博覽會(簡稱:揚州世園會)新聞中心獲悉,“五一”假期揚州世園會備...[詳情]